The Need to Promote the Mental Health Law

ALL TRANSLATIONS ON THIS SITE ARE UNOFFICIAL AND ARE PROVIDED FOR REFERENCE PURPOSES ONLY. THESE TRANSLATIONS ARE CREATED AND CONTINUOUSLY UPDATED BY USERS --THEY ARE FREE TO VIEW, BUT PROPER ATTRIBUTION IS REQUIRED FOR DISTRIBUTION OF THESE OR DERIVATIVE TRANSLATIONS.

2013/7/4 17:36:27 [稿源:红网-潇湘晨报] http://hn.rednet.cn/c/2013/07/04/3065608.htm

曾军(化名)因患有严重的精神分裂症,被关在特制的铁笼里。
图/潇湘晨报滚动新闻记者华剑)

红网邵阳7月4日讯(潇湘晨报滚动新闻记者向佳明 实习生 万丽君)每天一早,邵东县水东江镇石牛村一座民房里会传出来嗷嗷叫的声音。 打开卷闸门,能看到一座巨大的铁笼。 然而被关在铁笼里的不是猛兽,是一名活生生的男子。

在红网论坛,此帖引发网友关注。 记者7月3日现场探访得知,男子名叫曾军(化名),35岁,18岁开始被诊断出患有严重的精神分裂症。 父母和当地政府怕他惹事,就把他关了起来。 水东江镇政府为曾军解决了低保,并购买了新农合医保。 但在水东江镇,精神病患者并非曾军一个,而镇里没有专门针对这类人群安排预算。

曾军的父母曾带他去精神病医院治疗过,但由于费用的问题,不得不放弃治疗。 曾军起先被关在地下室,两年多以前被关到一个特制的铁笼里,吃喝拉撒都在里面解决。

见到陌生人他使劲摇晃铁笼

水东江镇石牛村位于邵东县与衡阳县搭界的地方。 3日,记者进入村口,提起曾军这个名字,村民很难联想起来是谁,但提起被关在铁笼里的人,村民们都能准确说出曾军住在哪里。

这是一座普通的平房,卷闸门背后,不时传来嗷嗷的叫声。 打开卷闸门,曾军一丝不挂地坐在铁笼子里,头发齐肩,身前一摊秽物,散发出刺鼻的气味。 见到陌生人到来,曾军突然抓住铁笼使劲摇晃,睁大眼睛,仿佛想表达什么。

曾军的父亲曾义云说,平日里这扇卷闸门一般是不开的,怕外人看见曾军,也怕他受刺激。

从2009年开始,曾军便被囚禁起来,先是关在自家的地下室里,但后来曾军把门砸坏跑出来了。 换成铁门,还是拦不住他。 曾军出来后,要么放火烧山,要么躺在马路中间不让车辆通过,还打了人。

两年多以前,村里和镇里出钱做了这个铁笼。 每天曾军的父母用一个饭盒盛好饭菜,放在曾军身前,曾军就用手抓着吃。 “像喂狗一样。 ”曾军的父亲曾义云说。

四次去精神病医院没能治好

曾义云介绍,他共有两个小孩,女儿已经嫁人,如果没有患病,35岁的曾军也早已成家。 事实上,曾军小时候并没有异常,直到他18岁那年,曾军开始经常把门窗砸坏,还先后两次放火烧了自家房子,曾义云才带他去精神病医院治疗。

曾军先后四次去了精神病医院。 第一次是曾义云带他去的,在邵阳当地一家精神病医院,曾义云被告知曾军得的是精神分裂症。 这次花了6000多元,没有治好,但因为没钱只好回来。

第二次是当地镇政府送到医院去的,治疗一个多月后,被医院送回来了。

第三次,当地镇政府又出钱送去治疗,还是没有治好。

第四次,曾军的姐姐把他接到广东汕头一家精神病医院,在医院住了一个月,拿了点药回来了。

曾义云已65岁,他急切地想治好曾军的病,“我只有一个儿子,但他现在这样,谁来给我们养老? ”从2007年开始,曾义云向镇政府、民政局等多个部门打报告,希望获资助。 报告已堆积了厚厚一叠,还是没人带曾军去看病,但当地为曾军一家解决了低保问题,符合《中华人民共和国精神卫生法》第六十九条:对符合城乡最低生活保障条件的严重精神障碍患者,民政部门应当会同有关部门及时将其纳入最低生活保障。

[疑问]

疑问一谁决定将他关进笼子

家属称迫于无奈

水东江镇政府社会事务办公室主任陈秋月介绍,将曾军关到笼子里时,征得了监护人的同意,并有派出所民警在场。

曾义云也表示,之前将儿子关在地下室,但是他跑了出来。 迫于无奈,只好将他关进笼子里。

陈秋月说,如果不把曾军关起来,要么家人自费送到医院治疗,要么任其流浪。

疑问二有没有获得大病救助

当地称救助金有限

根据政策,类似于曾军的精神病患者可以先看病,然后向新农合申请报销。 如果看病花了大量资金,还可以申请大病救助。

而在水东江镇,救助金是有限的。 陈秋月说,在水东江镇共有1400位残疾人(包括精神病患者),今年全镇的救助款(针对全镇居民包括残疾人)总的预算为3万至5万元,没有专门针对精神病患者的拨款。

疑问三为何没获免费基本公共卫生服务

家属称对新法不知情

根据今年5月1日起施行的《中华人民共和国精神卫生法》(以下简称《精神卫生法》)第六十八条规定:县级以上人民政府卫生行政部门应当组织医疗机构为严重精神障碍患者免费提供基本公共卫生服务。

邵东县卫生局医政股股长曾平说:纳入国家公共卫生服务范畴的包括精神病。 目前,邵东县全县共有精神病患者4000多人,正筹建精神病医院。 邵东的重症精神病患者治疗费用已经可以实现起付线外全部报销,邵阳市的起付线是700元,也就是说患者家属只需要承担这部分费用。

对于重症精神病患者可享受起付线外全报销的政策,曾义云对此还不知情。 记者向佳明实习生万丽君

[观点]专家:推动《精神卫生法》实施,缺乏压力

公益法律组织、衡平机构发起人黄雪涛律师常年研究精神病患者的权益保护,在她看来,将曾军关在铁笼里是非常不人道、不合法的行为,“中国是《残疾人权利公约》的缔约国,曾军的权利受到了侵害。 他的话语权是被剥夺了的,没有人为他代言。 ”黄雪涛说。

黄雪涛认为,曾军需要救济,政府应该发挥服务职能,尽可能地去保护曾军,湖南的公共卫生服务资源还到达不了曾军身上,这是值得思考的问题。

当地精神病患者人数众多,黄雪涛建议可以根据患者的不同程度来进行区分。 制作这个铁笼也需要耗费人力物力财力,黄雪涛认为可以换一种方式使用这些资源。

《精神卫生法》实施已有一段时间,在黄雪涛的研究看来,这部法律的前景比较乐观,只是在目前条件下,缺乏推动这部法律实施的压力,而不是缺钱,财政、政府忽视了精神卫生这一块。

打赏

1 Trackback / Pingback

  1. Project Unlock - What's Up with Caging the Mentally Ill in China? | China Law & Policy

Leave a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