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快完善市场主体退出制度改革方案

ALL TRANSLATIONS ON THIS SITE ARE UNOFFICIAL AND ARE PROVIDED FOR REFERENCE PURPOSES ONLY. THESE TRANSLATIONS ARE CREATED AND CONTINUOUSLY UPDATED BY USERS --THEY ARE FREE TO VIEW, BUT PROPER ATTRIBUTION IS REQUIRED FOR DISTRIBUTION OF THESE OR DERIVATIVE TRANSLATIONS.

一、总体要求

二、规范市场主体退出方式

三、健全清算注销制度

四、完善破产法律制度

五、完善特殊类型市场主体退出和特定领域退出制度

六、健全市场主体退出甄别和预警机制

七、完善市场主体退出关联权益保障机制

八、完善市场主体退出配套政策

九、组织实施

 

加快完善市场主体退出制度改革方案

市场主体退出制度是现代化经济体系的重要组成部分。 为进一步畅通市场主体退出渠道,降低市场主体退出成本,激发市场主体竞争活力,完善优胜劣汰的市场机制,推动经济高质量发展,经国务院同意,现就加快完善市场主体退出制度提出如下改革方案。

一、总体要求

(一)指导思想。

以习近平新时代中国特色社会主义思想为指导,全面贯彻党的十九大和十九届二中、三中全会精神,统筹推进“五位一体”总体布局,协调推进“四个全面”战略布局,坚持稳中求进工作总基调, 坚持新发展理念,坚持推动高质量发展,坚持以供给侧结构性改革为主线,以促进资源优化配置和提高资源使用效率为目标,按照市场化、法治化原则,建立健全市场主体退出制度,提高市场重组、出清的质量和效率,促进市场主体优胜劣汰和资源优化配置,推动经济高质量发展和现代化经济体系建设。

(二)基本原则。

——坚持市场化改革。 充分发挥市场配置资源的决定性作用, 规范市场竞争秩序,减少市场扭曲,完善优胜劣汰的市场机制,促进生产要素和资源由无效低效市场主体向高效市场主体流动,最大程度发挥各类要素和资源潜力。 更好发挥政府作用,创新调控、监管、服务方式,为市场主体依法退出营造良好的制度环境。

——坚持法治化方向。 加快完善市场主体退出的法律法规,尊重和保障市场主体自主经营权利。 有效衔接各类法律法规和相关政策,有效降低市场主体退出交易成本。 在市场机制不能有效发挥作用的领域,通过合理运用公共政策,引导或强制低效无效市场主体依法有序退出,同时畅通退出权利救济途径。

——坚持约束与激励并举。 强化市场纪律,促进市场主体审慎经营,防止盲目激进经营和过度负债。 对经营失败的诚实市场主体给予适当宽容,使退出市场主体承担合理有限责任,保留再创业机会,保护创新创业的积极性。

——坚持保护各方合理权益。 处理好企业职工、各类债权人、股东以及其他利益相关方之间的权利义务关系,切实防范逃废债等道德风险,确保各方依法公平合理分担退出成本,保障市场主体退出稳妥有序、风险可控。 同时着眼全局和长期利益,提高退出效率, 防止因利益纠葛久拖不决导致多输局面。

(三)总体目标。

逐步建立起与现代化经济体系相适应,覆盖企业等营利法人、非营利法人、非法人组织、农民专业合作社、个体工商户、自然人等各类市场主体的便利、高效、有序的退出制度,市场主体退出渠道进一步畅通,市场主体退出成本明显下降,无效低效市场主体加快退出,为构建市场机制有效、微观主体有活力、宏观调控有度的经济体制提供有力支撑。

 

二、规范市场主体退出方式

按照市场化法治化原则,进一步明确市场主体退出方式,完善规范退出的条件、标准和具体程序,使各类市场主体均有适当的退出方式和渠道。

(一)规范自愿解散退出。 企业等营利法人、非营利法人和非法人组织在其设立章程中应按照意思自治原则依法对解散事由作出约定,当解散事由出现时,除法律另有规定外,由市场主体按照治理程序决议解散,自愿退出市场。

(二)建立健全破产退出渠道。 在进一步完善企业破产制度的基础上,研究建立非营利法人、非法人组织、个体工商户、自然人等市场主体的破产制度,扩大破产制度覆盖面,畅通存在债权债务关系的市场主体退出渠道。

(三)稳妥实施强制解散退出。 严格限定市场主体因政府公共政策规定而强制解散退出的条件,稳妥处置退出后相关事宜,依法保护市场主体产权。 统一市场主体强制解散退出的标准和程序。 对强制解散退出应设定救济程序,依法保障退出市场主体和利益相关方的合法权益。

(四)明确特定领域退出规则。 因公共安全、产业调控、区域发展、技术标准、环境保护等公共利益需要,有关机关可以依法强制或引导市场主体从特定生产领域、业务领域退出。 研究在相关法规和政策中进一步明确特定领域退出的触发条件、补偿机制。

三、健全清算注销制度

市场主体出现解散事由,应按程序依法组织清算组开展清算。 市场主体无法就自行清算达成一致或相关责任主体怠于履行清算义务的,企业等市场主体的股东或债权人可以依法申请法院指定清算组进行强制清算。 清算结束后,清算组应依法及时申请注销登记。 清算过程中符合破产条件的,应依法及时转入破产程序。

(一)完善市场主体清算机制。

强化市场主体履行清算义务的责任,根据市场主体不同性质和类型,明确清算程序的启动条件和清算期限、清算义务人的权利义务。 建立清算义务人怠于履行清算义务时的法律责任追究机制。 完善公司解散清算与破产清算程序的衔接机制。 (最高人民法院、国家发展改革委、司法部、市场监管总局等按职责分工负责)

(二)完善注销登记制度。

提高注销登记制度的便利程度,加大技术平台投入,利用现代信息技术减少或取消现场办理环节,大幅降低市场主体退出的交易成本。 进一步探索简化普通注销程序,研究通过改革清算公告发布渠道、减少公告等待时间、对符合条件的市场主体豁免提交清算报告等方式,进一步完善普通注销制度。 研究探索在法律法规中增加关于企业简易注销登记程序等相关规定的必要性和可行性。 研究建立市场主体强制退出制度,完善相关法律法规,对因经营异常、违法失信而被吊销营业执照、责令关闭的企业和个体工商户等市场主体,依照法定程序实施强制退出。 (市场监管总局牵头负责)

四、完善破产法律制度

市场主体达到法定破产条件,应当依法通过破产程序进行清理,或推动利益相关方庭外协议重组,以尽快盘活存量资产,释放资源要素。 对陷入财务困境但仍具有经营价值和再生希望的企业, 支持债权人、债务人及利益相关方利用破产重整或庭外协议重组等方式,推动企业债务、股权结构和业务重组,恢复生产经营。 对丧失经营价值和再生无望的企业,要及时通过破产程序实现市场出清。

(一)完善企业破产制度。

完善企业破产启动与审理程序。 完善破产程序启动制度,厘清政府、法院、债务人、债权人和破产管理人在破产程序中的权利义务。 企业符合破产条件时,应依法及时启动破产程序,不得设定超出法律规定的条件和程序。 研究规定企业和企业高级管理人员等相关责任主体在企业陷入财务困境时负有及时申请破产清算或重整义务的必要性和可行性。 总结执行转破产实践经验,明确执行转破产制度的法律地位。 完善破产程序中债权清偿顺位规则。 建立破产简易审理程序,实行破产案件繁简分流。 完善跨境破产和关联企业破产规则,推动解决跨境破产、复杂主体破产难题。 完善破产企业有关人员法律责任制度,严厉打击恶意逃废债等违法违规行为。 (最高人民法院、国家发展改革委、司法部、中国银保监会等按职责分工负责)

研究建立预重整和庭外重组制度。 完善金融机构债权人委员会制度,明确金融机构债权人委员会制度和庭内债权人委员会制度的程序转换和决议效力认可机制。 研究建立预重整制度,实现庭外重组制度、预重整制度与破产重整制度的有效衔接,强化庭外重组的公信力和约束力,明确预重整的法律地位和制度内容。 (最高人民法院、国家发展改革委、司法部、中国人民银行、中国银保监会、中国证监会等按职责分工负责)

完善企业破产重整制度。 倡导积极重建的破产重整理念,切实解决企业破产污名化问题,充分利用破产重整制度促进企业重组重生。 细化完善重整程序实施规则,明确强制批准重整计划的审查标准和法律依据,规范法院对重整计划的强制批准权。 完善重整程序中的分组表决机制。 优化管理人制度和管理模式,明确管理人与债务人、债权人之间的权利界限,合理发挥债务人在重整程序中的作用。 建立吸收具备专业资质能力的人员参与重整企业经营管理的机制,促进重整企业保持经营价值。 (最高人民法院、国家发展改革委、司法部、中国人民银行、中国银保监会、中国证监会等按职责分工负责)

(二)分步推进建立自然人破产制度。

研究建立个人破产制度,重点解决企业破产产生的自然人连带责任担保债务问题。 明确自然人因担保等原因而承担与生产经营活动相关的负债可依法合理免责。 逐步推进建立自然人符合条件的消费负债可依法合理免责,最终建立全面的个人破产制度。 (国家发展改革委、司法部、中国人民银行、中国银保监会等按职责分工负责)

(三)加强司法与行政协调配合。

完善司法与行政协调机制。 地方各级人民政府应积极支持陷入财务困境、符合破产条件的企业进行重整或破产清算。 鼓励地方各级人民政府建立常态化的司法与行政协调机制,依法发挥政府在企业破产程序中的作用,协调解决破产过程中维护社会稳定、经费保障、信用修复、企业注销等问题,同时避免对破产司法事务的不当干预。 (各地方人民政府负责)

明确政府部门破产行政管理职能。 在总结完善司法与行政协调机制实践经验的基础上,进一步明确政府部门承担破产管理人监督管理、政府各相关部门协调、债权人利益保护、特殊破产案件清算以及防范恶意逃废债等破产行政管理职责。 (各地方人民政府负责)

(四)加强司法能力及中介机构建设。

加强破产审判能力建设。 深化破产审判机制改革,根据各地审判实践需要,在条件成熟的中级人民法院积极推动组建破产案件专业审判团队,优化破产案件专业审判团队的职责和内部管理体系。 加强对破产审判专业人员的培训和专业队伍的建设,完善对破产审判法官的考核机制。 (各省级人民政府、最高人民法院等按职责分工负责)

大力培育破产管理人队伍。 进一步细化完善管理人职责,明确管理人履职过程中发现恶意逃废债等违法行为时依法提请法院移送侦查的职责,进一步优化破产管理人名册制度、管理人选任机制和管理人报酬制度,积极开展管理人履职能力培训工作,支持和推动管理人行业自律组织建设,强化对管理人的履职考核和动态监督管理,督促管理人提高责任意识和履职能力。 (国家发展改革委、最高人民法院等按职责分工负责)

五、完善特殊类型市场主体退出和特定领域退出制度

(一)建立健全金融机构市场化退出机制。

完善金融机构市场化退出的程序和路径。 完善相关法律法规, 明确对问题金融机构退出过程中接管、重组、撤销、破产处置程序和机制,探索建立金融机构主体依法自主退出机制和多层次退出路径。 及时有效发挥存款保险制度和相关行业保障基金的作用。 (财政部、中国人民银行、中国银保监会、中国证监会等按职责分工负责)

完善金融机构资产、负债、业务的概括转移制度。 依托存款保险制度和保险保障基金、证券投资者保障基金、信托业保障基金等相关行业保障基金,进一步完善金融机构强制退出时的储蓄存款合同、保险合同、证券业务合同、资产管理业务合同、信托财产和信托事务等各类合同和业务的转移接续。 (中国人民银行、中国银保监会、中国证监会等按职责分工负责)

建立金融机构风险预警及处置机制。 明确风险处置的触发条件,制定退出风险处置预案,丰富风险处置工具箱,建立健全信息共享机制。 完善金融机构市场化退出损失分担机制,明确股东和无担保债权人应先于公共资金承担损失。 (财政部、中国人民银行、中国银保监会、中国证监会等按职责分工负责)

(二)完善国有企业退出机制。

推动国有“僵尸企业”破产退出。 对符合破产等退出条件的国有企业,各相关方不得以任何方式阻碍其退出,防止形成“僵尸企业”。 不得通过违规提供政府补贴、贷款等方式维系“僵尸企业” 生存,有效解决国有“僵尸企业”不愿退出的问题。 国有企业退出时,金融机构等债权人不得要求政府承担超出出资额之外的债务清偿责任。 (各地方人民政府、最高人民法院、国家发展改革委、财政部、中国人民银行、国务院国资委、中国银保监会等按职责分工负责)

完善特殊类型国有企业退出制度。 针对全民所有制企业、厂办集体企业存在的出资人已注销、工商登记出资人与实际控制人不符、账务账册资料严重缺失等问题,明确市场退出相关规定,加快推动符合条件企业退出市场,必要时通过强制清算等方式实行强制退出。 (国务院国资委、国家发展改革委牵头,有关部门按职责分工负责)

(三)健全非营利法人和非法人组织等退出机制。

进一步细化非营利法人、非法人组织解散清算制度,推动非营利法人、非法人组织及时注销。 参考企业法人破产制度,推动建立非营利法人、农民专业合作社、合伙企业等非法人组织破产制度。

(最高人民法院、市场监管总局、民政部等按职责分工负责)

(四)完善特定领域退出机制。

规范特定领域退出程序。 建立政策成本效益和成本有效性分析制度,审慎评估因公共利益而要求经营者退出特定生产或业务领域的必要性,按照比例原则以成本最小化的方式达成政策目标,尽量避免影响市场主体正常生产经营活动。 (国家发展改革委、工业和信息化部、中国人民银行、中国银保监会等按职责分工负责)

完善特定领域依法退出机制。 对竞争性领域,审慎使用强制退出方式,主要通过激励性措施引导实现特定领域退出;因公共利益确需强制退出的,应依法建立补偿机制,保障退出市场主体和其利益相关方的合法权益。 对垄断性行业和其他实行许可管理的行业, 应在行业监管规则中明确经营者退出标准,并定期开展审查,经营者达到退出标准的,应依法退出特定生产或业务领域;行业监管规则中应同时明确因公共利益需退出的事由、程序和补偿标准,作为经营者准入条件,当事由出现时,应按法定程序退出并按标准进行补偿。 (国家发展改革委、工业和信息化部、中国人民银行、中国银保监会等按职责分工负责)

六、健全市场主体退出甄别和预警机制

(一)完善市场主体优劣甄别机制。

加强社会信用体系建设。 大力弘扬诚信文化,使市场主体树立守法诚实经营理念,自觉遵守商业道德,加强守信联合激励和失信联合惩戒等机制建设,使守信者处处畅通、失信者寸步难行。 (国家发展改革委、中国人民银行牵头负责)

完善竞争政策。 加强对实施垄断、开展不正当竞争行为的监管, 严格依法查处各类垄断行为和滥用行政权力排除、限制竞争行为,提高市场竞争的充分性与公平性。 (市场监管总局牵头负责)

规范产业政策。 针对市场不能有效发挥作用的领域制定有关政策规定,突出功能性、预测性,审慎使用可能造成市场扭曲的政策工具,对出台涉及市场主体经济活动的政策措施,严格进行公平竞争审查,完善市场竞争环境和营商环境,防止由政府越位和过度干预造成逆向选择。 (国家发展改革委、工业和信息化部、市场监管总局等按职责分工负责)

(二)建立市场主体退出预警机制。

强化企业信息披露义务。 提高企业财务和经营信息透明度,强化信息披露义务主体对信息披露真实性、准确性、完整性的责任要求。 公众公司应依法向公众披露财务和经营信息。 非公众公司应及时向股东和债权人披露财务和经营信息。 鼓励非公众公司特别是大型企业集团、国有企业参照公众公司要求公开相关信息。 强化企业在陷入财务困境时及时向股东、债权人等利益相关方的信息披露义务。 (各地方人民政府、国家发展改革委、中国人民银行、市场监管总局、国务院国资委、中国银保监会、中国证监会等按职责分工负责)

建立企业信用综合评价机制。 推动信用评级行业规范健康发展,支持信用评级机构开展企业综合信用评价。 鼓励引导有关行业主管部门、行业协会商会、高等院校、科研机构以及信息中介机构研究建立反映市场主体财务状况和经营效率的评价指标。 (国家发展改革委、中国人民银行牵头负责)

建立企业债务风险监测预警机制。 依托全国信用信息共享平台、国家企业信用信息公示系统和金融信用信息基础数据库、失信被执行人数据库等信用信息平台,整合相关数据信息,加强对一定债务规模以上企业债务风险的监测,加快一定债务规模以上企业的负债、担保、涉诉等信息在一定范围内依法公开和部门间共享,鼓励企业自主对外披露更多利于债务风险判断的信息。 (国家发展改革委牵头,最高人民法院、中国人民银行、市场监管总局、中国银保监会等按职责分工负责)

建立自然人债务风险监测预警机制。 加强对居民部门债务水平和债务结构的分析监测,完善自然人债务风险评价指标和预警机制,建立社会公众财务风险管理及理财能力教育培训机制,防范自然人过度负债风险,处理好债权人权益保护与债务人生存权保护之间的关系。 (国家发展改革委、中国人民银行、中国银保监会等按职责分工负责)

七、完善市场主体退出关联权益保障机制

(一)建立健全社会安全网。

指导退出企业做好劳动关系处理,积极稳妥解决社会保险关系转移接续、拖欠职工工资等问题,切实保障退出企业职工的合法权益。 (各地方人民政府、人力资源和社会保障部等按职责分工负责)

(二)依法保护金融债权人利益。

明确金融债权人委员会法律地位。 推动银行、证券、保险、信托等领域的金融债权人组建相对统一的金融债权人委员会。 明确金融债权人委员会的法律地位、议事规则和程序,通过统一的金融债权人委员会加强与债务人的沟通协调,避免金融债务过度累积,防范恶意逃废债,有效监控债务风险,维护金融债权人合法权益。 (中国银保监会牵头,中国人民银行、国家发展改革委、中国证监会等按职责分工负责)

促进金融债权人积极推动市场主体退出。 鼓励银行、证券、保险、信托等领域的金融债权人积极参与破产程序,支持金融债权人加强对企业等市场主体债务风险的监测,推动金融债权人积极化解市场主体债务风险,促进市场主体及时出清。 (中国银保监会牵头, 中国人民银行、国家发展改革委、中国证监会等按职责分工负责)

(三)切实防范国有资产流失。

按照市场化法治化原则,完善国有资产价值发现和监督机制, 进一步健全完善国有资产流失责任认定及追究制度,规范国有资产登记、转让、清算、退出等程序和交易行为,发挥专业化中介机构作用,涉及资产评估的,应当依法履行资产评估程序。 在市场主体退出过程中,坚持国有资产市场化定价原则,鼓励通过产权、股权、证券市场发现和合理确定资产价格,促进国有资产保值增值。 优化国有资产退出审批机制和程序,提高审批效率,强化信息公开,加强社会监督,防止因内部人控制、利益输送等造成国有资产流失。

(各地方人民政府、财政部、国务院国资委等按职责分工负责)

八、完善市场主体退出配套政策

(一)完善信用记录与信用修复制度。

完善重整企业信用修复机制。 进一步健全和完善相关制度,使重整成功的企业不再被纳入金融、税务、市场监管、司法等系统的黑名单,实现企业信用重建。 (国家发展改革委、中国人民银行牵头负责,最高人民法院、市场监管总局、税务总局等按职责分工负责)

完善市场主体退出责任人信用记录机制。 对市场主体退出过程中恶意逃废债特别是恶意逃废职工债务、过失导致国有资产流失、未按规定及时履行清算义务等违法违规行为责任人,建立信用记录,纳入全国信用信息共享平台、国家企业信用信息公示系统和金融信用信息基础数据库。 建立直接责任人员失信行为联合惩戒机制。 结合自然人破产制度建设,建立健全自然人破产信用记录及信用修复制度,形成以信用为核心的自然人市场行为正向激励约束机制。 (国家发展改革委、中国人民银行牵头,最高人民法院、市场监管总局、税务总局、中国银保监会等按职责分工负责)

(二)完善市场主体退出相关财政税收政策。

优化企业破产重整税收政策环境。 梳理企业破产重整税收支持政策,做好政策宣传解读工作,落实好亏损弥补和特殊性税务处理等税收政策,为企业破产重整营造良好环境。 (财政部牵头,税务总局按职责分工负责)

探索研究破产经费筹措机制。 鼓励有条件的地方探索建立破产经费筹措机制,对破产财产不足以支付破产费用的市场主体,可通过筹措经费帮助支付有关费用。 (各地方人民政府牵头负责)

(三)完善市场主体退出资产资源优化利用制度。

构建多元化资产流转平台。 引导各类资产进入产权交易市场,充分发挥产权交易市场的价格发现、价值实现功能,为市场主体退出过程中资产流转和变现创造良好市场基础。 (各地方人民政府、国家发展改革委、国务院国资委、中国证监会等按职责分工负责)完善市场主体退出涉及的市场交易制度。 依法支持上市公司通

过并购重组实现退出。 依法支持重整上市公司通过重大资产交易安排、股份发行等方式开展融资,规范上市公司股东减持行为。 完善上市公司退市监管制度,畅通市场主体的上市和退市渠道。 (中国证监会、最高人民法院牵头负责)

(四)健全社会公示和监督制度。

健全社会公示。 依托全国信用信息共享平台、国家企业信用信息公示系统,建立健全市场主体主动注销和强制退出的公告、异议等制度。 推进部门共享市场主体退出相关信息,完善市场主体退出公示制度和退出后相关责任人失信惩戒记录公示制度。 (国家发展改革委、市场监管总局牵头负责)

推动社会监督。 对不依法办理注销登记的市场主体、被吊销营业执照的市场主体以及不依法清算的市场主体,依法及时向社会公示,接受社会监督。 (国家发展改革委、民政部、市场监管总局等按职责分工负责)

九、组织实施

(一)加强党的领导。 各地区、各部门要充分认识完善市场主体退出制度的重要意义,增强“四个意识”,坚定“四个自信”,做到“两个维护”,认真落实党中央、国务院有关决策部署,加快完善市场主体退出制度,促进市场主体优胜劣汰和资源优化配置。

(二)完善法律体系。 市场主体退出制度体系涉及多领域法律法规,要及时启动各相关领域法律法规的立法修订程序,切实形成协同一致、相互支撑的法律体系,为市场主体依法退出提供充分的法律保障。

(三)落实工作责任。 国家发展改革委要做好统筹协调工作, 各地区、各部门要按照职能划分,抓紧落实改革方案,拟定工作计划,确保相关改革事项按时完成。

About China Law Translate 852 Articles
CLT 是一个能够让说英语的人群进一步了解中国法律,众包、众筹的法律翻译项目。

Be the first to comment

Leave a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